当前位置:首页 > 招贤纳士 > 银行是否应承担客户的存款损失?
银行是否应承担客户的存款损失?
发布时间:2017-02-28

文/曹全南

[案情简介]

2011年10月,顾某虚构江苏扬子浏河造船有限公司在太仓浏河有一造船项目,通过马某等人联系上了原告天津某建设有限公司,天津某建设有限公司决定承接该项目并授权宗某、孔某联系洽谈、处理上述工程项目所有业务。同年11月17日,原告与马某签订内部联合施工合同,约定由马某挂靠原告负责项目的具体施工,任命马某为工程项目的负责人,并在被告建设银行某支行为项目部的运作开立了银行结算账户,银行印鉴卡上的私章为马某、顾某两人。后马某与顾某为项目的运作产生矛盾,马某离开项目部,项目部实际由顾某操作。为此原告向顾某发出任命书,明确顾某为项目负责人,同时原告指派宗某对项目资金进行监管,并对账户印鉴进行挂失补设,新印鉴卡上私章为顾某一人。与此同时,原告对印鉴卡上的公章、财务专用章申请变更并办理了手续。顾某以项目负责人身份与相关公司签订工程施工合同并收取工程保证金560万元汇入此账户,款项进出均由宗某负责处理。2014年4月18日,顾某因合同诈骗被太仓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80万元,公安机关冻结原告在被告处的119.9万元被依法扣划至法院后发还各受害人。之后,相关受害人分别起诉原告,要求原告退还保证金并赔偿损失,法院经审理后分别作出由原告返还上述受害人保证金并赔偿相关损失的判决。嗣后,原告状告被告,以被告有过错为由,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存款损失及逾期利息。

[原告起诉]

原告诉称,原告在被告处开设有存款账户,用于收取原告在太仓浏河项目的施工单位的履约保证金,截止2013年1月,各施工单位共向该账户打入履约保证金742万元。后因顾某涉嫌合同诈骗罪,原告得知该账户存款仅剩119.9万元,并被公安机关冻结,其余622.1万元不知去向。而原告从未在该账户中支取过款项,也未委托任何人动用该笔款项。原告认为,被告作为银行,其主要职责就是为客户保障存款的安全,原、被告之间是储蓄存款合同关系,被告既然接受了原告的存款,就有义务保障该存款的安全。现原告在被告处的存款受到损失,被告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是有过错的,应承担不履行到期给付存款本息的违约责任。原告因此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原告损失622.1万元及逾期利息。。

[被告答辩]

被告辩称:1、原告诉称与事实不符,2011年12月19日,原告在被告处开立单位银行结算账户,并为结算需要授权企业预留印鉴私章为顾某、马某,承诺由此产生的经济责任均由原告承担,后原告挂失补设印鉴私章为顾某一人,与此同时,原告并对原印鉴卡上的公章、财务专用章申请变更。截止2013年1月,该账户入账金额为560万元人民币,由原告授权代理人逐笔支出,至2014年5月6日止,因顾某涉嫌犯罪,该账户被公安机关冻结119.9万元,目前该款已被法院依法扣划并发还各被害人。被告认为,原告在被告处开立账户并委托顾某管理账户,被告在为原告提供金融服务过程中不存在过错,原告的损失应由其自己承担,与被告无关。2、顾某系原告的项目负责人,其骗取的保证金系赃款,并非是原告的存款,因此原告无权向被告主张任何权利。如原告因顾某犯罪因被相关被害人提起民事诉讼而承担赔偿责任所造成的损失,也应向顾某追偿,而不应向被告提起诉讼要求赔偿,综上,法院应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院判决]

法院查明,顾某以项目负责人身份与相关公司签订工程施工合同收取的工程保证金分别打入原告在被告处所开立的银行账户内或顾某个人账户内,原告在被告所开立的银行账户内共进保证金560万元,款项进出均由宗某负责处理。

另查明,宗某持原告法人授权委托书至被告处办理印鉴挂失及变更手续,在变更后印鉴卡上的公章及财务专用章系孔某、宗某在原告的授权下刻制。

法院认为,作为单位存款人,其所预留的印鉴就是在账户开立时预留在银行的支付标记,以备付款时核对所提交的相应支付凭证上的标记与其是否一致。如若一致,则银行作为钱款收支和结算平台,必须按存款人的指令办理相关结算业务,一般不考虑何人持有相应支付凭证这一人员因素。可见,结算账户内资金的使用者和管理者是存款人而非银行,预留印鉴起到保护存款人账户内资金安全的鉴别功能。由于单位在生产经营和管理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如单位名称、法定代表人、财务主管等相关变动情形,单位存款人可以根据自身的变动情形向银行申请更换预留印鉴,包括更换预留公章、财务专用章和个人私章,银行应根据《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办法》及其《实施细则》的有关要求认真审核存款人所提供的有关材料,并根据存款人的申请办理相关的变更手续。就本案而言,原告在被告处开立结算账户、预留印鉴并存入钱款,双方之间形成存款合同关系。原告在被告处开设结算账户时,其预留的公章是编号最后五位为60777的公司公章,预留印鉴为公司财务专用章和顾某、马某的私章。由于马某从原告浏河项目部离职,原告需办理印鉴变更手续,否则无法对其在被告处开立的银行账户进行结算。2012年7月23日,宗某持原告出具的授权委托证明书等相关材料前往办理。该授权委托证明书在原告交付宗某时虽为空白,但在宗某交付被告时已填写完整,并且明确了受托人为宗某以及受委托权限为原告公司印鉴挂失和变更,被告当然有理由相信宗某有权代表原告办理受委托范围之内的相关事项。因此,原告认为宗某在办理公司印鉴变更手续过程中不具有代理权的意见缺乏事实依据,不予采纳。宗某在当日还向被告提供了由其在当日另行刻制的原告公司财务章和孔某于此前刻制的编号最后五位为50777的原告公司公司进行办理,其对原告公司在被告处预留公章、印鉴卡变更为公司财务章与顾某私章、公司财务章与原印鉴卡上公司财务章不同而均需要在被告处予以变更的事实是明知的,而被告在庭审中也明确当时知道原告在办理变更手续时所提供的公司公章与财务章与原预留印鉴不同需要变更,并且在实际操作中为原告进行了变更,即预留公章变更为编号最后五位为50777的原告公司公章,印鉴卡片变更为原告另行刻制的公司财务章和顾某私章。因此,双方对原告需要变更预留公章、财务章及个人私章的变更事项是清楚而明确的,被告也是按照原告的意思表示办理相关手续的,从合同双方的意思表示和相关履行行为来看是一致的。但被告在收到原告所提供的相关变更材料后未按照《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办法》及其《实施细则》的相关规定进行认真全面的审核,如在宗某提供的授权委托书的内容上权有印鉴挂失及补设而无变更预留印鉴的内容,在宗某提供的预留印鉴挂失申请书的申请挂失内容中挂失事项仅为个人名章而无单位公章和财务章的挂失事项,在原告实际申请更换预留公章或财务章但无法提供原预留公章或财务章时,未按规定要求原告提供司法部门的证明等相关证明文件。显然,被告在为原告办理预留印鉴变更手续过程中是存在较大疏忽的。但是,诚如上述本院所阐述的,原告始终是其所开立的账户内资金的使用和管理者,被告在办理原告印鉴变更手续过程中的疏忽并不必然导致原告账户内资金的损失。就本案原告的请求权基础来看,原告是以被告在印鉴变更过程中存在过错而导致其账户内资金损失为由要求被告承担违反存款合同约定的违约责任,但违约责任的承担以损失存在为前提。而预留印鉴则通过与提交给被告的相应支付凭证上的标记进行比对,排除第三方冒用原告名义指令被告付款,从而有效保护原告账户内资金安全。就此而言,预留印鉴具有对原、被告双方在履行合同过程中防范原告账户内资金因第三方的原因遭受无故损失的特定功能。对本案来说,本院注意到,首先,原告在被告处所开立账户内的资金均来源于原告浏河项目过程中有关施工队伍所交付的保证金,而顾某作为原告任命的该项目的总负责人,代表原告在该项目上行使职权,其对该账户内的资金具有完全的管理、控制和支配权,该事实由本院生效的刑事判决书、民事判决书以及原告出具的任命书等相关证据可以证实。其次,宗某在印鉴变更前至该项目被证实为虚假时,一直在项目部工作,代表原告负责项目部的财务工作,变更印鉴后的公章和财务章一直由其保管、使用,其对项目部资金的使用负有管理和监督职责。第三,原告在被告处开立的账户内资金的支出,在印鉴变更后均由顾某指令、宗某具体负责办理,被告按相应支付凭证的指定进行结算,直至该账户内资金因顾某涉嫌诈骗被公安机关依法冻结,该事实亦由宗某在公安机关的相关陈述、银行对账单及支付凭证等证据予以证实。因此可以得出,原告在被告处开立账户是为其浏河项目部运作所设,该账户内资金的收支,均是由原告任命的项目负责人顾某负责使用管理并由原告安排在项目部负责财务工作的宗某具体办理,顾某与宗某的行为对外当然是代表原告的职务行为,原、被告之间履行存款合同并不涉及其他第三方。因此,原告认为其对账户内资金使用不知情的意见同样缺乏事实依据,不予采纳。综上所述,虽然被告在为原告办理印鉴变更手续过程中存在瑕疵,但该瑕疵与原告授权顾某使用管理其账户并由顾某指令被告支付该账户内资金之间并无因果关系,被告在接受指令后支付原告账户内资金以履行双方之间存款合同过程中不存在违约行为,原告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付。据此,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原告并未提起上诉,现判决已生效。

[律师点评]

本案代理的关键是被告在为原告办理结算账户的开立及印鉴挂失补设、印鉴卡上公章、财务专用章的变更的过程中是否有违规、过错之处。对结算账户的开立,原、被告并无不同意见,但对印鉴挂失补设、印鉴卡上公章、财务专用章的变更有极大分歧。原告矢口否认挂失补设及变更是原告的行为,认为这都是顾某之个人行为,因顾某之个人行为导致原告存款之损失应由被告赔偿。被告代理人紧紧抓住印鉴挂失补设及变更之行为均系宗某受原告之委托,公章、财务专用章系宗某、孔宗在请示原告之后受权所刻制,因而宗某、孔某之行为均系职务行为,被告对此已进行审慎的核查,并不存在过错、并不存在违规这一线索进行举证、质证,发表代理意见,最终法院采纳了被告代理律师的意见,被告获得胜诉。

(笔者系本案被告之代理人)

联系电话:0512-53570909
Email:jintailaw@msn.com、law@jintailaw.com
联系地址:江苏省太仓市朝阳路香塘大厦6楼
苏ICP备09100544号-1
Copyright 2016 Jiangsu JINTAI LAW OFFIC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