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招贤纳士 > A公司行使500万元贷款本息的追偿权能否成立?
A公司行使500万元贷款本息的追偿权能否成立?
发布时间:2013-03-06
?

A公司行使500万元贷款本息的追偿权能否成立?

/曹全南

?

[案情简介]

200969,中国工商银行太仓支行(下称太仓工行)与B公司签订《借款合同》1份。《借款合同》约定太仓工行向B公司发放贷款人民币500万元。借款期限自2009624起至2010623止,期限1年,借款年利率6.1065%。同日,太仓工行与A公司签订了《抵押合同》1份,《抵押合同》约定由A公司以自己名下的土地使用权为B公司向太仓工行的借款在最高额550万元范围内承担抵押担保责任。借款合同与抵押合同签订后,太仓工行于2009625B公司发放了500万元贷款。同日B公司在500万元贷款到账后,扣除了贷款手续等费用30000元后将余款497万元汇入绥芬河华大经贸有限公司设在中国农业银行太仓鹿河支行的账户。A公司2009年度会计报表显示,绥芬河华大经贸有限公司系A公司的关联企业。B公司现已吊销营业执照,股东为冯某、范某。20091216A公司将500万元划入B公司账户,并以B公司名义归还了太仓工行贷款500万元、利息22000元。A公司代偿后,即以B公司、冯某、范某为被告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行使500万元贷款本息的追偿权。

[A公司起诉意见]

A公司诉称:200969,太仓工行与B公司签订《借款合同》。借款合同》约定太仓工行向B公司发放贷款人民币500万元。借款期限自2009624起至2010623止,期限1年,借款年利率6.1065%。同日,太仓工行与A公司签订了《抵押合同》1份,《抵押合同》约定由A公司以自己名下的土地使用权为B公司向太仓工行的借款在最高额550万元范围内承担抵押担保责任。借款合同与抵押合同签订后,太仓工行于2009625B公司发放了500万元贷款。B公司贷款后,因公司经营不善无力支付利息,太仓工行要求B公司提前归还贷款并要求A公司承担担保责任。A公司在B公司不履行还款义务的情况下于20091216代为向太仓工行偿付了贷款本金500万元以及利息22000元。另外,因B公司系由冯某出资1300万元、范某出资500万元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现已被工商部门吊销营业执照。而在吊销营业执照前,作为公司股东的冯某和范某未对公司进行清算。A公司作为B公司的担保人,在为B公司履行担保责任后依法可以向B公司追偿。而冯某、范某为B公司的股东,B公司未经清算即被工商部门吊销营业执照,导致公司无法进行清算。为此请求:1、判令B公司归还A公司代偿的借款500万元,利息525373.14元。2、判令冯某、范某对B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3、判令B公司、冯某、范某共同承担诉讼费用。

[B公司答辩意见]

B公司辩称:发生500万元贷款时A公司与B公司存在合伙关系。为此,A公司安排以B公司名义向银行借款,并由A公司提供抵押担保,借得款项归其使用。这一事实由以下事实证明:1、有B公司500万元贷款到账后即被A公司转入绥芬河华大鹿河农行及范某的记录为准。2、该笔贷款到账后,其利息也是由A公司归还,特别是20099月双方结束合伙关系,清账后该笔贷款的利息仍由原告偿还。3、该笔贷款尚未到期,B公司未逾期还息,银行也未通知B公司提前还款的情况下,A公司即将款汇入B公司贷款账户进行还款。4、双方在清账时,涉及到500万元借款有特别注明“A公司使用款”。以上事实说明该笔500万元的借款实际使用人是A公司,理应由A公司自行归还。鉴于实际使用人A公司已归还借款,本案不存在担保追偿的事实依据。据此,要求法院驳回A公司的诉讼请求。

[冯某、范某答辩意见]

冯某、范某辩 :自己是B公司的股东,其义务是在公司被吊销营业执照后承担清理责任,而非A公司称的对公司被吊销营业执照后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冯某辩称:自己对B公司借款事实不知情,完全系A公司操作,自己在借款合同上的签字并非自己所为,而是范某代签。

范某辩称:A公司与B公司存在合伙关系,自己与A公司、B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有亲戚关系,以B公司名义借款是A公司出的点子,贷款系A公司支配使用,贷款后的转账行为均系A公司原法定代表人攀柳某指使。

据此,冯某、范某要求法院驳回A公司的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

一审法院查明了B公司与太仓工行签订《借款合同》、A公司与太仓工行签订《抵押合同》及A公司代偿贷款本息的基本事实。

一审法院另查明:A公司与B公司之间自20061月起发生合作经营木材销售业务的事实。2009915日、20日、21日,由A公司原法定代表人柳某、B公司法定代表人冯某对双方合作期间的相关账目进行清理和结算,据此形成了“利润总结”、“库存明细”、“太仓现有现金”及“应收应付款”4份结算清单,据此确定了双方合作期间各方应得的利润,并明确了库存、应收应付款项及现有资金情况。其中1份“截止2009920日应收应付款”清单下方写明“长期借款,B公司(浮桥工行)500万元。‘A公司使用款’”(浮桥工行系太仓工行下属分支机构,该笔贷款业务操作行)。20091021日,由柳某、冯某及5名见证人签名确认1份“清账说明”。清账说明载明:“以上对账经双方确认无误,双方合作于2009920日开始清账。经双方协商2009916日前经营活动责任明确如下:一、凡双方以前共同经营所发生的经济责任由双方共同负担。二、凡双方在共同经营期间属于个人经济活动行为,应由个人承担经济责任。三、以上说明双方及见证人签字生效”。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所涉500万元贷款的实际使用人应为A公司。理由为:其一,A公司、B公司间自20061月起发生合作经营的事实,后双方于20099月就债权债务、利润分配等事项进行了全面结算。单独就本案所涉500万元贷款列为一项专门结算事项,并由B公司法定代表人冯某在该事项记载处清楚标明了“A公司使用款”字样,后由双方法定代表人在该清单下文签字确认,应视为双方对该笔贷款实际进行了结算。“A公司使用款”字样清楚表明了该笔款项的实际用途,A公司当时并未提出异议。其二,B公司贷款到账后即从B公司账户划至A公司关联企业绥芬河华大经贸有限公司开立的账户内。其三、双方全面结算后,A公司在太仓工行未经通知B公司的情况下,提前归还了贷款本息,亦可视为A公司履行结算协议的行为,且在之后长达两年的时间内,A公司并未就该笔款项归还事宜与B公司交涉。综上,本案所涉贷款500万元虽系A公司与B公司合作经营期间以B公司名义借款,但双方在结束合作关系进行结算时,已对该笔贷款的实际使用人为A公司予以确认,且在不久之后,A公司在未经银行催收的情况下,主动提前归还了贷款本息,故A公司以B公司未归还银行贷款,由其代偿后向B公司追偿的理由不能成立,法院不予支持。A公司要求冯某、范某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亦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驳回。最终法院作出驳回A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的判决。

一审判决后,A公司不服提起上诉。

[二审判决]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一致。

二审法院认为:“截止2009920日应收应付款”明细中双方对于本案所涉500万元贷款为A公司使用款均签字确认;该笔贷款在太仓工行发放之后,资金流向A公司的关联企业绥芬河华大经贸有限公司;双方协议结算后,A公司在借款期间尚未届满前,主动向太仓工行提前还本付息。根据现有证据,结合前述情况,该笔500万元贷款实际由A公司行使借款人的权利义务,其向B公司行使追偿权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现B公司虽已被吊销营业执照,但A公司主张的冯某、范某作为股东未对B公司清算应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判决驳回其诉请,并无不当。二审遂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法律评析]

笔者系本案被告方的代理人之一,本案原告的诉请是否成立,取决于500万元贷款的实际使用人是谁?代理人抓住这一焦点展开调查取证,向法院提供了大量具有说明力的证据,并论证原告行使追偿权无相应的事实根据,最终法院采纳了代理人的意见,依法驳回了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联系电话:0512-53570909
Email:jintailaw@msn.com、law@jintailaw.com
联系地址:江苏省太仓市朝阳路香塘大厦6楼
苏ICP备09100544号-1
Copyright 2016 Jiangsu JINTAI LAW OFFICE All Rights Reserved.